BSC

货币—黄金、矿工和权力

DRAGON

概要

不久前,bancor 发布之际,其名让我顿感兴趣。bancor 一词来源于“凯恩斯计划”中的世界货币,且不论bancor未来的成就,其中间的诸多尝试仍然勾起了我的兴趣,让我好生去探讨其细节和可能性。
此番,论及相应货币制度并兼及部分关于数字货币的个人观点。因行文所括跨度较大,所以将其分为三到四个篇文章,分别阐述:黄金、信用货币和bancor。

货币形态

货币(money)的发展伴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而呈现出不同时期的不同表现形态。其发展的可以概括为以下几个阶段:简单抑或偶然发生的价值形态(双重需求巧合,物物交易);扩大的价值形态(单一商品作为交易媒介的社会性认同,无差别提现一般人类劳动成果);一般价值形态(固定商品充当一般等价物);货币价值形态(国定货币)。
货币(money)在不同时期的表现形式皆有巨大差异,但在职能上,无非以下几点:价值尺度、交换媒介、储藏价值、支付等。
以此论之,“加密货币”言之为货币(money)并不显自大或者需要法的认可。于此,我们且不做过多延伸。

黄金、矿工和权力

黄金作为贸易交易中的交换单位,有非常久远的历史。其最初作为信仰和太阳神崇拜出现于古埃及的历史当中。伴随着地缘分隔下,同一人类群体对黄金的价值认识在世界各地有着微妙的巧合性,黄金逐渐成为身份、地位和财富的象征。

古代中国,存在过多种货币制度。撇除商品作为交易媒介和货币的制度,以青铜铸币辅之银元金元的多本位货币制度在多个朝代中可窥见一斑。而彻底将黄金作为本位货币的金本位制度,最早出现在英国。其提出者,为经典力学鼻祖,艾萨克.牛顿。

以黄金作为本位货币的制度下,普遍存在下述几个特点:无限法偿性、自由铸造、以含金量代表价值和通行的国际货币单位。

无限法偿,于我个人理解:黄金即黄金,黄金即货币。由于某一人类群体对黄金的普遍价值认识和使用,又兼以法律的强制力,使得黄金具有无限制的支付手段特性和权利。谈及黄金的价值,愚以为亦源于上述两个原因:普遍的价值认可和法律强制力。同样,两者中又有其侧重,纵观历史,牛顿再往前尚无真正意义的金本位,其时普遍价值认可即赋予其实际和固有价值

而基于黄金的价格,根源无非两者为主要因素:矿场挖掘的成本和市场的供需。成本决定了黄金作为货币的基准价格,又或者可将其表述为:矿工挖掘劳动过程中的劳动结晶和矿主因此付出的物料资本,又,将劳动和生产力的结果无差别地体现在黄金的基准价格上。最终,基准价格又体现在金币本身的购买力上。于供需而言,金本位之下亦同样存在通货膨胀和通货紧缩。极端的情况下,挖掘黄金的成本高于市场价格,矿场停工。金币所呈现的购买力,由市场对金币的需求、矿场成本等因素决定,并围绕某一人类群体对黄金普遍价值认可的价值范围波动,并自由调节。而以金币作为交易媒介,物料的交易其本身亦代表了其内在人类劳动结晶的价值认可和可交换性。

关于含金量和国际汇率。英国大约在19世纪初期开始将金币作为本国货币,在随后的一百年间,金币本位流行于世界主要国家。此间,国际货币关系也因为锚定黄金的缘故,国际货币体系形成了含金量作为兑换汇率基准的国际货币体系。

关于黄金的历史,是权力的争夺历史。又或者,其代表了一次世界大战前,以英国为首的一系权力争端所产生的货币标准对于世界的影响。针对殖民地资源掠夺,殖民地流通宗主国所发行银行券,黄金可兑换银行券而反之则不可,以此形成名为金汇兑本位的制度亦曾经有所见。其本源目的,在于,通过法定银行券,将殖民地所产黄金以货币制度限制的手段将之源源不断地输送至宗主国。

黄金既稀缺,而又多产。伴随着某一货币标准的全球性普遍共识,即便在黄金退出货币制度的阶段,其仍然能够充当非常重要的价值流通媒介。而谁又言:矿主就没有绑架黄金出产和对应权力的方法。有。联合的,大规模的矿主联手。

同样,黄金作为交易媒介,弊端亦非常明显,即运输成本。而黄金退出货币舞台,是权力争夺的另一种方式——战争。战争其时,展现了两种掠夺方式:对外的直接掠夺和对内的间接掠夺。黄金言之曰劳动和生产力的结果无差别价值体现,而战备期间的银行券和军用券以及战后弥补财政赤字的纸币,则可言为间接掠夺。其以政府或者军方信用发行,本身并不代表承兑黄金的货币单位,最终偿还以政府税务解决,又其间之税务来源于民众彼时或未来的赋税。

且跳跃片刻,我们提取出上述内容中的几个关键词:挖矿成本、劳动结晶的无差别地体现、市场供需、矿主绑架权力。我们再看看下面几个:显卡、POW、暴涨、51%攻击。谁又言:这不过是历史又一次变式的重演,不过权力的赋权者不再是政府。

Proudly powered by Hexo and Theme by Hacker
© 2018 B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