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C

黄金、法币、班科

DRAGON

概要

不久前,bancor发布之际,其名让我顿感兴趣。bancor一词来源于“凯恩斯计划”中的世界货币,且不论bancor未来的成就,其中间的诸多尝试仍然勾起了我的兴趣,让我好生去探讨其细节和可能性。

此番,论及相应货币制度并兼及部分关于数字货币的个人观点。沿袭一贯絮叨的风格,本文行文所括跨度较大,大致可分为三个章节,分别阐述:黄金、信用货币和bancor。

黄金、矿工和权力

货币形态

货币(money)的发展伴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而呈现出不同时期的不同表现形态。其发展的可以概括为以下几个阶段:简单抑或偶然发生的价值形态(双重需求巧合,物物交易);扩大的价值形态(单一商品作为交易媒介的社会性认同,无差别提现一般人类劳动成果);一般价值形态(固定商品充当一般等价物);货币价值形态(国定货币)。

货币(money)在不同时期的表现形式皆有巨大差异,但在职能上,无非以下几点:价值尺度、交换媒介、储藏价值、支付等。

以此论之,“加密货币”言之为货币(money)并不显自大或者需要法的认可。于此,我们且不做过多延伸。

黄金的价值认同

黄金作为贸易交易中的交换单位,有非常久远的历史。其最初作为信仰和太阳神崇拜出现于古埃及的历史当中。伴随着地缘分隔下,同一人类群体对黄金的价值认识在世界各地有着微妙的巧合性,黄金逐渐成为身份、地位和财富的象征。

古代中国,存在过多种货币制度。撇除商品作为交易媒介和货币的制度,以青铜铸币辅之银元金元的多本位货币制度在多个朝代中可窥见一斑。而彻底将黄金作为本位货币的金本位制度,最早出现在英国。其提出者,为经典力学鼻祖,艾萨克.牛顿。

以黄金作为本位货币的制度下,普遍存在下述几个特点:无限法偿性、自由铸造、以含金量代表价值和通行的国际货币单位。

无限法偿,于我个人理解:黄金即黄金,黄金即货币。由于某一人类群体对黄金的普遍价值认识和使用,又兼以法律的强制力,使得黄金具有无限制的支付手段特性和权利。谈及黄金的价值,愚以为亦源于上述两个原因:普遍的价值认可和法律强制力。同样,两者中又有其侧重,纵观历史,牛顿再往前尚无真正意义的金本位,其时普遍价值认可即赋予其实际和固有价值

而基于黄金的价格,根源无非两者为主要因素:矿场挖掘的成本和市场的供需。成本决定了黄金作为货币的基准价格,又或者可将其表述为:矿工挖掘劳动过程中的劳动结晶和矿主因此付出的物料资本,又,将劳动和生产力的结果无差别地体现在黄金的基准价格上。最终,基准价格又体现在金币本身的购买力上。于供需而言,金本位之下亦同样存在通货膨胀和通货紧缩。极端的情况下,挖掘黄金的成本高于市场价格,矿场停工。金币所呈现的购买力,由市场对金币的需求、矿场成本等因素决定,并围绕某一人类群体对黄金普遍价值认可的价值范围波动,并自由调节。而以金币作为交易媒介,物料的交易其本身亦代表了其内在人类劳动结晶的价值认可和可交换性。

关于含金量和国际汇率。英国大约在19世纪初期开始将金币作为本国货币,在随后的一百年间,金币本位流行于世界主要国家。此间,国际货币关系也因为锚定黄金的缘故,国际货币体系形成了含金量作为兑换汇率基准的国际货币体系。

关于黄金的历史,是权力的争夺历史。又或者,其代表了一次世界大战前,以英国为首的一系权力争端所产生的货币标准对于世界的影响。针对殖民地资源掠夺,殖民地流通宗主国所发行银行券,黄金可兑换银行券而反之则不可,以此形成名为金汇兑本位的制度亦曾经有所见。其本源目的,在于,通过法定银行券,将殖民地所产黄金以货币制度限制的手段将之源源不断地输送至宗主国。

黄金既稀缺,而又多产。伴随着某一货币标准的全球性普遍共识,即便在黄金退出货币制度的阶段,其仍然能够充当非常重要的价值流通媒介。而谁又言:矿主就没有绑架黄金出产和对应权力的方法。有。联合的,大规模的矿主联手。

同样,黄金作为交易媒介,弊端亦非常明显,即运输成本。而黄金退出货币舞台,是权力争夺的另一种方式——战争。战争其时,展现了两种掠夺方式:对外的直接掠夺和对内的间接掠夺。黄金言之曰劳动和生产力的结果无差别价值体现,而战备期间的银行券和军用券以及战后弥补财政赤字的纸币,则可言为间接掠夺。其以政府或者军方信用发行,本身并不代表承兑黄金的货币单位,最终偿还以政府税务解决,又其间之税务来源于民众彼时或未来的赋税。

且跳跃片刻,我们提取出上述内容中的几个关键词:挖矿成本、劳动结晶的无差别地体现、市场供需、矿主绑架权力。我们再看看下面几个:显卡、POW、暴涨、51%攻击。谁又言:这不过是历史又一次变式的重演,不过权力的赋权者不再是政府。

法币、通胀和信用

法币体系和储备

二战战后,形成了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即布雷顿森林会议后形成的布雷顿森林体系。
此间会议,宏观经济理论的开创人凯恩斯提出了“凯恩斯计划”,其中提到了以国际清算同盟作为货币秩序的国际角色,以班科(bancor)作为国际同盟国别账户的记账单位,以黄金计价,会员国可以以黄金兑换bancor,而反之不可,同时,各国货币都以bancor标价。此间,不难窥见一丝金汇兑本位的影子,实则最终的话语权和黄金流向将被截留在同盟中,成为同盟实际控制者(英美)的操作资本。

“凯恩斯计划”以流产告终,而后形成了布雷顿森林体系。各国货币对美元的汇率,只能在法定汇率上下各1%的幅度内波动。若市场汇率超过法定汇率1%的波动幅度,各国政府有义务在外汇市场上进行干预,以维持汇率的稳定。布雷顿森林体系的这种汇率制度被称为“可调整的钉住汇率制度”。事实上,这仍然是金汇兑本位制度的变式。各国在锚定美元的同时,美元锚定黄金。

国际外汇结算体系,由此进入了美元时代,美元成为了世界性的通行货币。而黄金的输送成本,成为了限制汇率浮动的一个重要因素。同样,一个重要的限制,即政府可使用贸易顺差所得美元外汇向美联储兑换黄金,而个人则不可。此间限制,不可避免的导致美国成为了黄金的“价值孤岛”。普遍认可的价值体系下,控制黄金同样代表了权力的控制。

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的逻辑亦可一言概括:储备流失。伴随着贸易逆差,黄金储备不可避免地不断流失,美元在原有体系下没有了黄金储备的支持,持续贬值,从最开始的紧缺而后泛滥,无法支撑其相应的美元-黄金的兑换体系。事实上,所有基于实物为储备的货币制度都不可避免地需要正常运行先决条件,确保储备的动态平衡并维持和支撑其需要外表的价值和购买力。

在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后,以政府信用来铸币,不再兑换金银通货,并于多次国际会议后形成了现如今的货币体系——牙买加体系。大部分情况下,我们都将信用货币称为:currency 而非 money。因其本身不具备兑换通货,或者体现劳动者劳动成果,而仅仅代表了政府信用支持下反映的债权债务关系。基于此论,拥有某国信用货币,其实本质上相当于你作为该国债权人所拥有的该国需兑现某特定价值的债务权利。

信用货币的体系下,货币是广义的。在予以兑现的金本位时期,发行货币即使在有存款准备金制度的情况下,也仍然受到了实物黄金储备的限制。而信用货币体系诞生的同时,银行金融体系伴随着电子化和互联网化,通过商业银行等机构对原始存款进行了派生和扩大。不可避免的,通胀产生。既刺激了经济的蓬勃发展,又促进了物价水平的上涨,在极端情况下,甚至导致恶性通胀,货币购买力不足,政府不足以兑付的现象。

货币扩张

我们且谈谈银行信用和基于存款准备金的货币扩张。

现代商业银行,在法定情况下,基本上使用部分准备金制度及非现金结算制度来构成创造信用的基础。

以存款准备金率为R,原始货币为B,最终货币总额为D来举例:

储户将存款B数额放入银行,随后银行存储B*R数额的存款作为准备金,将剩余部分放贷出去:

$$
D=B+B \times (1-R)
$$

多次存贷的情况下:

$$D=B \times \sum_{n=1}^\infty(1-R)^{n-1}=B \times \frac{1}{R}$$

上述,不考虑入现金漏损、超额准备金、再贴现率等其他情况下,在20%的存款准备金率时,商业银行对原始货币的扩大即可达5倍。又,可以以此简单推论,存款利率较高,而贷款利率较低的情况下,有利于货币的扩张和适度的通货膨胀。事实上,货币乘数有更为复杂的理论和计算方式,诸君有兴趣可以查询一番。同时,货币供应的过度膨胀,是通货膨胀形成的原因之一。而信用货币本身,具有无限供应的可能。

在以金本位为代表的具备实物兑付的货币体系下,其发行取决于实物物资所拥有的储备。而信用货币体系的建立和货币的扩张,源于实际需求和经济发展。以金本位或者布雷顿森林体系下,民众对于信用的加固和认可,才使得牙买加体系下纯信用货币得以推行和为人使用。

当美元不再兑现黄金,作为国际贸易结算清算的重要货币,其本身是一种经济手段的集权和控制。以超发货币支撑国际体系的结算,贸易顺差国贸易所得美元外汇,从货币制度本身即受到了制约,即所得美元为美国政府负债下的债券和政府信用表征。

数字货币“价值储备”

信用货币本身所代表的价值,事实上大部分政府都寄希望于能够等同于或略大于社会总体提供的商品交易中的价值。同理,过度的通货膨胀带来的信心丧失,极端情况下出现物物交易,其本身亦代表货币本身不再具有意义和价值。社会普遍认知和使用,政府有足够公信力以及明智,经济形势足够可调控可把握,法币才为之法币。数字货币亦然。

如同署名为“中本聪”的程序员所言:“我确信在二十年内,比特币的交易量要么非常惊人,要么完全没有。” 数字货币的公信力和信用,其实来自于使用者的普遍价值认可。愚无法妄言期间未来的价格发展,因区块链技术本身,和其价格有相关性而又相去有一定的无关。又,基于区块链技术的货币制度改革不可避免,但对于中央集权而言,不会出现如同比特币一般的法币。

无政府主义者、自由主义者和炒作者信奉之,此间是某一群体的普遍价值认识和彼间的信用的外在表达。数字货币,所储备的,是“信心”和“信用”。又,技术本身在原有社会体系和政府机构下的变革和壮大,和价格下跌甚至数字货币消失,两者并无太大关系。

法币体系的争端,源于权力角力来达到形成利益体系。信用货币本身,既有促进经济上行发展的方面,同样也有掠夺民众劳动结晶的可能。

泰铢、班科和体系

三元悖论

固定汇率制度,独立的货币政策,资本自由流动。99年克鲁格曼发表的一篇讨论亚洲金融危机的文章中,提出了关于亚洲金融危机的一个三元悖论。这是一个高度抽象的论断,这一三元组合在现实中有效的前提是在假设一国外汇储备无上限的条件下才能成立。而事实上,一国的外汇储备不存在无上限的可能,因而无法实现这一组合三个情况均成立的可能。

在前两个篇幅中,我们谈论了关于黄金和法币的问题。其中,关于黄金的论述可以简单描述为:数字货币和黄金,在充当“货币”的本质有非常相似的特性,即使定性以“资产”,也仍然不可避免地能够实现“价值认同”。关于法币部分,我们简单地探讨和关于体系的问题,事实上,早期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在“储备”的问题上,仍然会出现崩溃的问题。那么,关于bancor-以太坊这一体系,我们参照黄金挖掘的论断,将其两者均视为“货币”而论之,这一体系是否也会在维持相对固定汇率制度和能够满足资本流动的情况下,出现体系崩溃的问题。下文,我尝试先对亚洲金融风暴中泰铢的崩溃进行大略的描述和分析,随后引述至bancor的机制和潜在问题。

泰铢

image
(来源:亚洲开发银行 https://www.adb.org/sites/default/files/publication/176658/ado-1997-1998.pdf)

在图中,我们可以看到在金融危机发生前的1995年,泰国的贸易经常账账户(Current Account Balance)相比此前,增长巨大。同时未清偿外部债务(External Debt Outstanding)也在逐年增加。与之形成对比的,是资本账户的高企。出口的不利和大量进口导致贸易经常账赤字增大,于此同时需要通过资本账户将钱借入。彼时东南亚诸国,除了印尼实现浮动汇率外,泰国和马来西亚等均实行有管理固定汇率制度,变相地锚定了美元。同时,泰国的外债远远大于其所持有的外汇储备(关于外汇储备的数据没有查找到)。

事实上,经济形势恶化的实际状况更为复杂。此间的系统性问题,是金融风暴的起因,而对冲基金的做空获利只是其中一个结果,存在着必然性。我们且简化,因为在bancor-以太坊的体系中,并不存在关于国别负债和经常帐等问题和情景。我们谈谈对冲基金在中间的操作逻辑。

在这个问题上,绕不开前面一直谈及的“储备”和“汇率”这两个因素。

1995年,S先生在研究泰铢的时候,发现了泰国政府的美元外汇储备严重的不足,此时泰国财政部对泰铢实施的是锚定美元的相对固定的汇率制度,而同时,泰国不限制资本账户的资本流动。泰国此时的贸易逆差激增,同时,为了维持资本的流入以填补贸易经常帐的赤字,泰铢的汇率和利率维持在较高的水平,但事实上,这并不代表泰铢本身储备能够维持高汇率和较为稳定的水平。

S先生联系了某国际银行,他在该银行存入和美元资产的质押品U,以当前泰铢兑换美元的汇率R获得了一笔和质押品等值的短期泰铢贷款。在贷款期结束后,他只需要还清泰铢贷款和利息。

S先生,随后联系泰国国内的商业银行,开始大量抛售他的泰铢。商业银行基于泰国中央银行制定的货币政策,在某个浮动汇率中给S先生兑换了美元。大量抛售还在继续,商业银行中规模较小的银行出现了储备不足的情况,他们不得不在中央银行的基准上降低汇率。此时,投资实业和工厂的投资者,看到了泰铢的贬值,纷纷用美元兑换泰铢并在泰国投资投入生产。市场仍然没有问题,银行的储备仍然处于动态的平衡中。但是,抛售还在继续,,大量商业银行不得不采取降低汇率的方式来避免美元储备的不足。原本投资实业的投资者开始意识到问题,大部分人都在抛售泰铢,即使中央银行规定了基准汇率,但市场仍然在抛售泰铢。

越来越多的实业投资者为了规避风险而将泰铢兑换成美元。因为S先生的抛售,越来越多的投资者有意无意地成为了做空泰铢的一员。在接下来的抛售中,商业银行不得不将兑换的请求提交至中央银行,因为没有更多的美元储备来供给。而当中央银行,先是因为短期赤字贷款需要偿还,储备越来越不足以维持泰铢的基准汇率,不再能够使用储备提供美元兑换,中央银行不得不让泰铢伴随市场自由浮动和兑换。直到市场的众多参与者,认可泰铢的价格开始用美元兑换泰铢,让中央银行的储备重新维持动态平衡。

因为泰铢的自由浮动,中央银行设定的汇率被认为过高,而导致美元储备的大量流失,最后,泰铢自由浮动的情况下,贬值到了R2的兑换汇率。市场重新在供需的调节下,决定泰铢的价格。此时,S先生将抛售泰铢所获得美元重新兑换回泰铢。因为此时的R2低于此前的汇率R,在归还从银行借入的泰铢和利息后所剩余美元即为S先生的获利。

bancor

bancor是满足“独立货币政策”和“资本自由游动”的,同样,他也是浮动,而非固定的。

“The current exchange model for currencies/assets has a critical barrier, requiring a certain
volume of trading activity to achieve market-liquidity. “

bancor在背景描述中提及了一个关于市场流动性的问题:目前的市场需要一定的交易量才能实现足够的流动性。在目前的市场中,中心化的大型交易所垄断了绝大部分的交易量,同时大部分资产的“价值发现”往往都是在他们中间发生,并撮合在不同价格上订单的成交。

事实上,我认为bancor协议的本质,就是通过智能合约和代币来达到原有中心化交易所才能实现的“价值发现”(或者说“价格发现”)。

bancor的策略很简单,在白皮书中,关于价格提供了一个“恒定准备金率”CRR的策略,并附带了一个公式。其中balance为“准备金代币余额”,supply为“代币当前供应量”

image

在bancor被清算的时候,代币将会被销毁。同时,balance和supply都会减少相同的清算代币的量,此时bancor的清算价格会下降。其时,与我们的理解有一定的出入,这是一个完全由市场决定的汇率价格,当清算人数众多时,bancor的价格仍然会地下沉。同时,在二级市场中,基于bancor协议智能合约所反映的价格下跌,在正向市场反应中,套利者会通过存入储备金来获得bancor,以期望在二级市场中进行套利。

bancor协议,充当了提供宏观调节策略的中央银行。

image

事实上,调控的策略很简单。

基于现有代币供应量和现有储备金,智能合约呈现兑换汇率,在通过智能合约兑换储备金并销毁代币后,价格得以下跌并形成与二级市场的套利差价。整个过程,能够抽象为,协议中,存储在合约中储备金形成了一个多深度的做多方或者宏观调控方,形成独立于二级市场的价格发现中心。所做的举措,可以理解为“托市”行为,并用储备金来影响最终代币在二级市场中的价格表现。

在最开始的描述中,我们提到了克鲁格曼的三元悖论。bancor满足独立的货币政策,资本自由流动两个条件。同样,bancor的价格表现,并不能够满足“固定汇率”这一个说法。bancor协议对价格的影响,体现在通过储备金增减量和供应量增减量上,储备金的变化和代币的销毁增发实现对价格的定式调控,由上至下,并通过市场参与者的传递,来达到影响二级市场的目的。同样,体现在汇率价格上,bancor是自由浮动的,而其浮动,会受到智能合约的调控和二级市场的影响。

又,接着给出几个基于克鲁格曼悖论的例子。

前文,泰铢在金融风暴前,基于国内发展形势,中央银行制定变相锚定美元的相对固定汇率制度,于此同时针对市场的变化进行相应的宏观调控来达到维持这一汇率的目的。在贸易经常账户的大幅逆差增长和外部未清偿债务高企的情况下,自由流动的资本充盈资本账户,来达到缩减财政赤字的目的。相对固定汇率制度需要大量的外汇储备来达到维持汇率的高水平和稳定,而泰国本身的外汇储备并不足以支持泰铢的汇率维持在高水平的固定汇率之上。伴随着经济基本面下行和金融系统的系统性风险加剧,泰铢最后只能自由浮动,并于金融危机后,伴随着工业复苏和外来投资增长对泰铢的需求而缓慢回升。

在国内,我们施行的是相对浮动的固定汇率制度,“811汇改”后不再盯紧美元而是和一篮子货币进行“软挂钩”的双边锚定,中央银行制定和发行相应的宏观调控政策,于此同时进行外汇监管和资本流入流出。维持这一体系的前提,我国有世界上最大的外汇储备。而自14年以来,至今三年人民币持续地贬值,并伴随着外汇储备的减少。事实上的情况可能较为复杂,同时伴随着美元的持续走强。但同期,施行浮动汇率制度的新加坡,其本身的货币在美元的走强过程中伴随了两次基于市场和政府调节的回调涨动。这里,我们不再过多延伸。

是的,bancor的汇率是浮动的,而非通过智能合约存储储备金的方式来达到维持在0.01的汇率之上。同时,bancor在背景描述中,关于bancor协议能够促成价值发现的说法也不无道理。bancor协议本身,对于参与协议并发行代币的项目本身,有着价格调控的实际意义。

浮动的汇率本身,也并不意味着伴随二级市场无序或者不理智的价格变动。相反,对于数字货币本身,事实上难谈及汇率的问题,其只能言为:疯狂的炒作和恐惧的蔓延,并带来剧烈的波动。bancor协议,通过智能合约进行一定的价格控制,并最终影响二级市场,其本身的经济性实验探索和作用于现实中维持价格的稳定,对于现行法定货币机构探索数字货币在现实中的推行具有参考的价值和深入探讨的意义

且再谈回bancor代币本身。即使我在上面的描述中已经提及了bancor的价格本身是浮动的,但bancor在上市至今仍然维持在一个相对稳定的兑换价格。是的,言及价格发现,智能合约在调控价格上面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但同样,其代币本身的“价值认同”才是决定价格的先决因素。恶意做空不会导致bancor代币储备的大幅流失并引发系统性风险,但浮动的价格汇率本身,决定了在“价值认同”水平上,bancor代币的价格仍然会围绕着“价值”进行浮动。至于是否是“0.01”,我无从定论。

Proudly powered by Hexo and Theme by Hacker
© 2018 BSC